知乎日報

每日提供高質量新聞資訊

頭圖

小事 · 童年報復性補償

長大后你做過哪些「童年報復性補償」的事?

水哥在此,人生得意須盡歡

有個兒子 ,很愛很愛他,天天抱著睡覺,為了能陪伴他,辭了忙碌的工作開了店,就為了天天能看到他,小時候尿布都是我換的,他一直吃母乳,吃完我就拍嗝,后續吃奶粉米粉都是我來沖。

現在快六歲了,要什么買什么,喜歡去哪玩兒就帶著去,有一次他吃了羊肉串說好吃,我就拖朋友從新疆買了頭羊,天天給他烤羊排,他想要冰墩墩我搶不到,就用粘土捏,就打印到布上縫,他喜歡樂高我就成箱的買,去年不知道從哪看到大雁塔要看大雁塔,我就打飛機滴帶他去西安看。

除了他把他媽惹生氣外,我從來沒打過罵過兇過他,從來沒有在外過夜,每天晚上九點必須上床哄兒子睡覺,教他認字,背唐詩,給他講故事,兒子他媽罵我說我太慣著他,以后會成廢物。但我就是想寵著他慣著他。

我從來不騙他,也不給他畫餅,答應他的事情都會做到,不然不會答應他,慶幸,兒子沒有變成小霸王,反而情商很高。

兒子喜歡科比想學打籃球,我就在這個小地方到處找籃球培訓班最后在多處打聽下,我找到了一個退役球員,他在教自己兒子打籃球,在我的軟磨硬泡下答應可以帶我兒子一個。

我每天接他上學放學,如果不是老婆做飯太好吃了,飯我也給他做,我從來沒有望子成龍的想法,我只希望我能陪伴兒子成長。

有一天兒子突然問我會不會死,我和他說人都會死,死亡不可怕,他卻說,爸爸我不要你死,你死了我就再也見不到你了。

我爸走的那天我都沒哭但是兒子說完那句話我用被子捂著頭哭成了淚人。

我對兒子做的一切不是說自己多偉大,多好,而是我在瘋狂彌補我曾經沒有得到過的父愛。

我從小就是一個留守兒童,有記憶的時候很長時間才會見到我爸,我爸長年在外打工。

我爸回來的時候對我和我弟都挺好,每次回來都會帶好看的衣服,好吃的,買玩具。

印象中我經常跟著我媽碾轉,一會去外婆的村子呆一段時間,一會又去爺爺的村子呆一段時間。

我經常問我媽,爸呢。我媽拿著做農活的東西匆匆的甩一句快回來了。

于是我就帶著我弟在村口等啊等,等到我自己都失望了。

我沒有上過幼兒園,每天就是和村里的伙伴玩??粗门笥褷恐职值氖只丶?,我心里無比羨慕。

后來上了小學,我爸回家的次數多了一些,回來就是睡覺。我不敢打擾他,但我覺得那種有爸爸的真實感越來越近。

小學畢業那年,我爸在省會的市場買了攤位賣魚,我們一家人也一起去了城里生活。

我爸頭腦很好,我媽也吃苦能干,一年在省會買了房子,把我和我弟也轉去了更好的學校。因為忙碌我和他溝通的也很少,我起來了他不在,我回來了他就在睡覺。

我認識了很多朋友。

在我以為一切都要變好的時候,我爸被人帶著賭博,我媽一個人苦苦的支撐著魚市。他有時回來喝醉了會發脾氣。抱怨太累。

他開始不務正業,喝酒打牌,我媽因為辛苦騎三輪車被撞了,也是那時候我第一次打了他。

他開始收斂了,又規規矩矩的做事情,好景不長,在我十五歲那年他因為賭博輸光了家里所有的積蓄,甚至還欠了很多外債。

我上高中那年,債主紛紛上門要債,我媽在家里哭,我恨恨的抓住他,要打他。

我媽攔著我,兒子打老子要遭報應的。

我讓他滾,讓他自己死在外面。

那年他查出了胃癌晚期,那年他走了,那年我操辦了他的葬禮。

那年我開始天不亮就騎著三輪去江邊拿魚,把魚給到我媽后,我再急匆匆的去上學。

我的手腳長滿了凍瘡,只有在現在的城市不會發作。我的個頭也停止了生長。

整個早上我都在渾渾噩噩的度過,我的成績下滑的很快,我的哥們在知道我的情況后,帶著我同學,天天來我家買魚。謝謝他們。

因為我爸,我沒有叛逆期,因為他,我過早的出入社會,我對什么都不抱希望。老婆問我為什么不叛逆,我說逼的沒法叛逆。說恨他吧,我該恨,我從來沒有像身邊的朋友一樣可以選擇,我成長的軌跡都是被逼的。

我沒有愛好,沒有興趣,放學后我會看一會同學打籃球,然后匆匆忙忙的回去,幫我媽收攤。

我甚至連沉迷游戲的機會都沒有。

考上大學的后,看著宿舍里的舍友被老爸帶著來報道,再看看獨自背著鋪蓋的我,心里也會酸一下??粗麄兊陌职纸o他們塞錢,我又要想辦法去掙學費生活費。

我勤工儉學,在學校里做點小買賣,擺地攤,推銷英語報紙,來賺學費生活費??墒俏疫B戀愛都不敢談。

我家債主都可憐我,說欠的錢就算了,叫我好好學習,我媽硬撐著還完了所有的錢,才不干了,賣魚太辛苦了。但是她窮怕了,一直沒有閑著。

我弟為了不讓我操心,高中沒念完就去了廠,我心里一直很自責,他卻說自己不是讀書的料還不如多學門手藝。

談戀愛時我心里總會覺得自己配不上別人,遇見漂亮女生示好也不敢接受。

直到遇見了現在的老婆,她大大咧咧陽光的性格,很吸引我,一看就是從小沐浴著父母的愛長大的。

結婚后,老丈人拉著我喝酒,說自己從生下來因為 wg 被迫離開父母,所以對我老婆一直很嬌慣,很寵愛,希望我能繼續寵著她。

我理解不了這種想法,直到我有了兒子,他長得和我一模一樣,而我也長得和我爸一模一樣。

我把我從來沒有得到的統統給了我兒子,就像是我爸在彌補我一樣。每次我兒子出門都要把小手塞到我的手里,叫我牽著他,怕走丟了。

有那么一恍惚,我仿佛看到了我爸為數不多牽著我手的場景。

清明節,我去給我爸燒紙,有很多話想說,卻又說不出口??粗覡a打著旋被風吹走,我不在怨恨他,反而更多的是想念。

想念在村口他背著蛇皮口袋離去的背影;想念他回來時帶給我的糖;想念他什么都不懂還要試圖輔導我寫作業的模樣;想念我打他他自責的眼神;想念他走之前沙啞的喊我的名字。

但我始終都無法釋懷,他欠了一屁股債永遠的走了,丟下我們三個人辛苦的活著。

或許換一個時代,他也會像我對兒子那般吧。

以前對生死看得很淡,想死了就死了,就解脫了。我爸走的那年 40 歲,我今年 34,為了我老婆和兒子,我想活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