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報

每日提供高質量新聞資訊

頭圖

日本足球的傳控打法是否是適合黃種人足球的最優選項?

JekyllHyde,一個在倫敦創投行業流浪的海派雜家

把球控在腳下就是足球比賽獲得優勢的最優解。

克魯伊夫有一句話:

如果我們腳下有球,對方就不可能得分。

從現代足球的發展趨勢上來看:

誰在有限的賽場時間內掌握了更多的有效控球時間,誰就擁有更多創造進攻回合的可能性,誰就擁有更多破門的可能性。

歐足聯曾經出過一份技術分析報告,分析了控球與比賽結果之間的關系,發現了在大量數據的支撐下,控球率和獲勝率的確有比較強的相關性。

具體到五大聯賽的話,有數據公司分析了傳球的數量、傳球的準確性、傳球的距離與得分數據的相關性,發現了一個完美的邏輯閉環:

傳球次數更多的球隊使用短傳的頻率也越高,傳球的成功率自然也越高,射門次數也越多,場均進球數也越多,如拜仁、曼城、大巴黎、那波利、巴薩這些球隊,均在各自的聯賽中屬于第一梯隊;

而長傳用的比較多的,像赫塔菲、伯恩利之類的,確實常年為保級而掙扎。

在青訓這一塊,幾乎所有的青訓體系也都在往傳控流方面走——最著名的應該就是長傳沖吊隊英格蘭。

在歐陸足球體系中,英格蘭一直是糙哥的代名詞。經歷了 2008 年歐洲杯和 2010 年世界杯的慘淡成績之后,2011 年,英足總和英超公司共同指定了《精英球員表現計劃》,取代原先的《質量章程》,重塑英格蘭青訓系統。

在 10 年的發展之后,開始玩傳控的英格蘭足球走向了復興的第一步。

在英格蘭的青訓體系改革中,有一個很重要的環節就是訓練時長和訓練強度的改革:

在原有青訓體系中,球員在足球學院至少接受 3760 小時的訓練,在英才中心至少要接受 3360 小時的訓練英足總通過對比發現,原規定的累計受訓時間遠低于其他運動項目,同樣也遠低于大部分歐洲俱樂部青訓機構所規定的時間。因此,EPPP 大幅增加了各個年齡段的受訓時間。

在訓練內容方面,EPPP 沒有規定統一的訓練大綱,訓練計劃和內容由足院根據自己俱樂部的足球理念自行制定。通過把訓練內容制定的權利下放足院,來達到培養不同特點球員的目的,為聯賽輸送多樣化的人才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在訓練質量保障方面,新的青訓體系首先非常重視教練員的資質問題。英足總從 2012/13 賽季開始提供特殊教練員資格培訓課程,為從事青訓的教練員提供專門的培訓課程和資質考試。EPPP 規定各階段的青訓教練必須獲得相應階段教練員資質,要求足院根據不同的發展階段安排專門的教練。其次,EPPP 要求各級足校建立球員評價機制,并為每個球員都建立球員檔案,以此監控每個球員的成長過程。

最后,EPPP 會采用關鍵績效指標考核的方式定期對各足院進行評估,將培養流程的各個方面都納入評估的指標體系,督促足院營造良好的訓練環境,確保球員培養過程的規范化。

在訓練要求方面,從訓練目標來看,4 個級別足院的訓練目標都是一樣的:

EPPP 訓練目標的設置遵循球員身心發展的規律;訓練的要求是逐步提高,讓球員逐步適應職業階段的高強度訓練和比賽。

而在亞洲范圍內,我們先不看日本,看越南。

自 2005 年越南現任足球協會主席阮重喜上臺之后,越南足球正式開始了大刀闊斧的改革進程。

2007 年,越南首富段元德助力越南足協發起青訓計劃:其所擁有的嘉萊黃英集團出資和阿森納進行深度合作,創建了嘉萊黃英 - 阿森納 JMG 足球學院,并由溫格選中的拉琛 - 紀堯姆擔任 JMG 學院青訓總監。

成立初期,該學院從全國范圍內挑選有天分的足球少年,按照阿森納的青訓教案提供高水平的訓練,并堅持前往英格蘭拉練,和當地的英超梯隊進行高水平的熱身賽。此外,阿森納隊也會定期出訪越南加強交流,甚至帶著科斯切爾尼這樣的球星跟越南的孩子們一起訓練。

從師阿森納的傳控流,并充分結合東南亞球員腳底靈活的特點,JMG 得以培養出多名天賦聰穎的球員。

如今的越南隊中,阮公鳳、阮俊英、梁春長、阮文全等球員均是嘉萊黃英青訓營的成果。

同時,越南設立了 NPO 越南足球天賦與發展基金會,由越南最大的不動產巨頭 VIN GROUP 出資,目標是結合越南足球自身的發展模式,培養本土精英。

在國家隊層面上,2017 年,越南足協聘請樸恒緒作為主教練,在 2018 年同時執掌了越南 U23 隊。

樸恒緒曾在 2000 年時加入了韓國國家隊教練組,隨后成為了荷蘭人希丁克的助教,一同征戰 2002 年的世界杯。其時希丁克給韓國隊灌注的「奔跑至上」的足球哲學,也成為了樸恒緒足球風格的重要基礎。

執教越南隊伊始,樸恒緒就將“魔鬼式”的體能訓練帶到了越南,強化越南隊最薄弱的環節。在長時間的體能積累,和 3-4-3 陣型所強調的在邊路速度進攻的同時、增加中前場的逼搶、保持球隊的主動權在最大化越南隊自身特色是的基礎之上大大增強了越南隊曾經在高強度對抗下會迅速暴露出來的劣勢,并最終收到了效果。

本屆 12 強賽,如果光看場面的話,越南隊交出的答卷一定比中國隊好。

再回到日本,雖然日本的職業聯賽幾乎跟我們同時起步,但在不到 30 年的時間內一躍從魚腩隊變成穩定的亞洲一流和世界二流,靠的到底是什么?

無他,唯青訓耳。

日本足球依靠的是俱樂部梯隊 + 校園足球兩條腿平行的青訓體系。

比如目前在利物浦效力的南野拓實,從小學就開始接受至少三次的足球訓練,12 歲正式加入大阪櫻花 U15 梯隊;

打爆中國隊左路的伊東純也,出身橫須賀海鷗少年隊,入學神奈川大學之后入選了全日本大學選拔隊。最終,選擇甲府風林(日乙)作為職業生涯的第一站。

如今,效力于比甲豪門亨克。

還有像久保建英這種八歲就能夠成為巴塞羅那學生選拔隊的一員,并最終加入拉瑪西亞青訓營的天才少年。

但這一切,是靠日本逾 8 萬名持證教練培養的近 82 萬名注冊球員中通過大量比賽篩選出來的。

日本人是非常注重教練的資質的。

日本足協領隊執照(Japan Football Association Leader license)是日本足協認證的足球領隊資格制度。最高等級是經過認證的 S 級教練。

從 2004 年起,日本足協對教練員認證制度進行了改革,由以往設定的 S、A、B、C 4 個等級認證改為 S、A、B、C、D 5 個等級,另外還增設了針對 4 歲以下幼兒的教練員資格認定,其中,持有 B、C、D 級證書的教練員只專門負責對初中以下學生進行指導。

我們最后再回到中國足球。

中國足球幾乎沒有做得對的地方——其中最大的問題,就是足球的普及度和選材的問題。

比如,申花的溫小將就曾經在采訪時提到過他是如何被大連甘井子區少體校的足球隊選中的:

也沒那么復雜,教練就是從他們隊里找了一個隊員,讓他跟我比一下 20 米跑,結果他剛一發令,那個隊員可能是發力太猛,滑了一下子,然后我就躥出去了。其實我的速度也不快,但是因為搶了個先機,結果就贏了,教練就把我招進隊里了。

除此以外,在很多問及到關于怎么被足球隊選上的采訪中,速度快、個子高、身體壯都是高頻關鍵詞。

這一方面是選材的局限性,另一方面就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項東西:

球感。

在選出了一批苗子之后,由于青訓教練的缺失,又會直接導致了小球員的技術缺陷。

舉個王大雷的例子:

在 2006 年的時候,還是天才少年的王大雷去國米試訓。在試訓結束之后,國米為他的試訓過程遞交了一份報告,指出他有 200 多個毛病。

他的試訓教練,曾經帶出過托爾多和布馮博薩里奧說:王大雷擁有無與倫比的敏捷性和力量,當時他擁有成為世界級門將的潛力,但如果他沒有好的守門員教練進行指導,會影響他今后的發展。

再比如武磊,我在武磊為什么總是單刀不進?這個問題下看到過魯能青訓的分析,第一點就是青訓的訓練問題,導致小技術的運動上有瑕疵,等到年紀大了之后再改就很難了。

中國足球歸根到底不是學誰的問題,德國、西班牙、意大利、巴西,哪個足球強國我們沒有學過?

但最后,有堅持下去嗎?

我們不光什么都沒學會,還把自己的「搶逼圍、接傳轉」給弄丟了。

比起學日本的技戰術風格,

更重要的是學習日本的體系建設。

1996 年,日本足球名宿川淵三郎設計出了屬于日本足球的百年規劃。

規劃分為六大點:

  1. 「日本足協 2005 宣言」——百年夢想:2015 年要成為世界前 10 的足協,足球人口 500 萬人(球員及其家庭、足球工作者、注冊的球迷),球隊進入世界前十;2050 年足球人口 1000 萬,占日本總人口 10%,再舉辦一次世界杯并獲得冠軍;
  2. 日本足球地圖:劃分了 9 個大區,47 個道府足協(其中 42 個是獨立法人機構了);
  3. 日本足協年收入 1.5 億美元(注冊收入 + 國家隊收入),2002 世界杯獲得了 6000 萬美金的收入,3000 萬用于設施建設;
  4. 日本足協的草根計劃每年投入 300 萬美金;
  5. 日本足協強調足球的社會責任;
  6. 日本足協專門設了一個直屬足協主席的部門,將此理念細分逐步實現。

在經過 25 年日本足球人朝著一個目標持續地推動之后,我們來看看日本人實現了多少目標:

  1. 日本隊的世界排名一度進入世界前十,目前排在第 26 位,目前已有的足球人口為 104.5 萬,排名世界第九;
  2. 日本足球地圖已經完成搭建;
  3. 日本足協 2019 年的預計收益為 191 億日元(11.95 億人民幣),達成目標;
  4. 沒有查到相關數據;
  5. 從 J 聯賽的 Hometown 制度和各球員的營收來看,應該算是實現了;
  6. JFA 很好地完成了任務,算是實現了。

可以說,經過了 25 年的發展,日本足球基本上完全實現了自己曾經夸下的???。

無他,唯務實耳。

綜上,日本人經過了百年的校園足球發展和 30 年的職業化發展,以及制定萬計劃之后沒有朝令夕改,而是腳踏實地地在做,最終打造出了一支穩定在亞洲一流的國家足球隊;

如果中國足球能夠真正沉下心來,戒驕戒躁,排除政績工程和派系斗爭的干擾,先把足球的理念搞搞懂。

或許,在 20 年后,我們可以看到一支更好的中國隊。